隐形的生命单元:安尼施•卡普尔的「物」与「我」



365编辑器

我总是尝试着
创造那些
非物质的,
不确定的东西。


——安尼施·卡普尔



谈到安尼施·卡普尔,也许人们会自然地联想到他特有的语言符号:富有生命起源象征的红色、体现“皆空”观念的粉末、极为纯粹的不锈钢以及犹如旋涡、黑洞般的“凹陷”等。然而,卡普尔不只是一个仅从材料出发的艺术家,他往往能超越物质材料本身,充分运用与协调材料的价值与自身属性。事实上,从艺术创作思维进入物质材料实施,艺术形象逐渐显露的同时,材料自身形态也在进一步发生改变。艺术品本身开始自我创造、自我言说。卡普尔由此在世界和另类的存在形态之间邀游,游走于材料与非材料、物质与精神的边缘之间,并不断地超越外观表象,寻求真实存在,反思物质及其能量的潜在影响力。





物质、历史与生命是卡普尔长期以来关注的课题,他往往超越个人经验,对生命与存在进行反思与追问。以材料的非物质性以及对几何学点、线、面等语言形式的运用,将作品塑造为相对简单的形制与实体,既充满流动性,又有着对称稳定的秩序。如央美美术馆三层展出的卡普尔在2015年法国凡尔赛宫个人展览首秀的创作《将成为奇特单细胞的截面体》(2015)



隐形的生命单元:安尼施•卡普尔的「物」与「我」



作品以简单的曲线结合挖洞和凹陷的方式出现——红色的外观、内与外的呼应、PVC材料的应用,共同建构了这件约7米高的立方体装置。这个颇有力量的作品探索了内部与外部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不只存在于作品,还在于身体和空间本身。艺术家不仅给观者呈现了令人着迷的生物形态设计,并且一同邀请他们通过侧面隐蔽的门进入到作品之中,如肌肉组织般的形态、由亮丽孔洞组成的网,静脉将其链接,生成了关于躯体、存在与信仰的强烈隐喻。有着众多组成部分的物体成为了一个单细胞,一个存在的截面体,一个好像“隐形”了的生命单元。



隐形的生命单元:安尼施•卡普尔的「物」与「我」




如卡普尔所说,

“这些作品在某种程度上要求观众参与;

但其实也不需要观众刻意做些什么,

而是更多地用身体参与其中。

我认为更重要的是,

这些作品在引人注目的同时,

所给予的感觉不应该是娱乐,

而是有种严肃的意图。”



卡普尔用简单的造型和庞大的尺寸营造出一种让人凝神的氛围,作品凹处所营造的黑暗地带唤起了观众的神秘感受。带有触感的表面像是一种邀请,反射着其所营造的哲学魅力,吸引着观者走向生命探索的内部,反思个体与宇宙、存在与消逝之间的多元对立。


隐形的生命单元:安尼施•卡普尔的「物」与「我」



卡普尔的作品有清晰的「去物性」,他经常谈及作品应该消除艺术家的签名和人工制作的痕迹,渴望作品作为本体本身存在。 在我们观看这件作品时,会发现直观感受往往先于认知——虽然惊异,但好似它原本就存在于世上一样。

 

安尼施·卡普尔并不想用作品讲述一个故事或陈述一个声明。相反,他认为,这件作品的生成过程应该揭示出一个更深层次的含义。在「物」与「我」的无尽关联与生成中,在对生命存在的永恒反思中,新的追索与思考也将在央美美术馆里继续上演。





上一篇 最新:中国最美的十大海滨城市 下一篇 《红楼梦》诗词大合集:一部红楼梦,是半部沧桑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