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曾恨过的人还好吗?

立即加星标,每天看好文

“城市都变样了,小学、初中都迁址了,连个怀念的地方都没有。”


若不是发小一句话和略带失落的表情,我的记忆里还真的不会轻易翻出一些小学时代的事情。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清楚地记得小学时代的自己有一种深深的叛逆,我同男孩子打架,抄袭别人的作业,但更深的叛逆还是来自那个数学课走神跑冒滴漏的我,语文课如饥似渴如海绵吸水般吃的饱饱的我,来自数学老师凛冽的眼神和班主任歇斯底里的骂我单腿跳的咆哮声,于是这份叛逆在幼小的心底扎根。


从小喜欢看小人书、童话书、听广播故事,心里于是就藏起了一个浪迹天涯的梦,把外面世界的一切都想象的如童话般美好,都胜过这个叫做学校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翘课的我被教导主任像小鸡般提溜到教导处,连同我一向不善言辞,文静沉稳的母亲一起忍受着教导主任和班主任的言语讥讽。我瞪大眼睛愤怒的盯着她们,一直不肯向这两头当时在我看来像野兽似的人低头认错,终于我的态度激怒了她们,当她们用更加恶毒的语言再次对我攻击时,老实的母亲最终爆发了:“走,我们转学。”然后带着我摔门而去。那一刻我的嘴角甚至露出了笑意,当我昂首阔步走出教导处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和满足。


那时,外公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母亲应该是隐忍了很久才爆发的,而我直到现在,才明白当时母亲上有重病的亲人,下有不省心的熊孩子的为难和苦楚。

 

小学的记忆,似乎只有这一幕最为深刻,我忘不了那张羞辱过我的人格和尊严的脸,还有那张狰狞着张的无比大的嘴,“这孩子没救了!”这句话却要倔强的我一次在父亲的威逼下回到了学校。小学五年级数学成绩40分,语文成绩98分,作文满分。烂的到家的数学成绩掩盖了我所有的文科优势,差生的帽子既然扣到了头上,那就姑且没有压力的去做好差生的本职吧,但我却开始隐约想证明自己,想用一个成绩来告诉那个人我到底没有救。


升入初中的成绩是语文98分,数学89分,拿到成绩时我心里想着:那张狰狞的面孔会不会记得她曾对我说过的话,如果记得,又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一种报复的快感,带给了我莫大的满足。之后的每一次同学相约去探望老师,我都拒绝参加,都说师恩难忘,但当时我对她,却没有半点感激之情,我觉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当时践踏的是我最在乎的尊严。


一日与同学在街上偶遇,得知她已经患病去世的消息,据说油尽灯之际,居然提到我的名字,说她这个学生是怎样从一个数学学渣考到89分的。我的心居然猛的往下沉了一下,脑海里涌现出了她在课堂上幽默风趣的讲解和逗得我们捧腹大笑的画面,而那张多年来一直在心底狰狞的面孔,却也在那一瞬间转化成了笑容。


记不清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一段话:所有的遇见,都是一种偿还,你永远不知道,哪一天ta 的使命得以终结,明天你们再也不会见了。在心里默默的对她说:“老师,在那边一定好好的,改改你的臭脾气,别再这样凶巴巴骂人家了,这样容易结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