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儿为女:《82年生的金智英》


    大家好,这里是影是书生,我是书僧。

    这是影是书生第一篇文章。

    书僧会定期分享一些与自己看过的影视和书籍相关的文章,欢迎关注讨论。

    2019年,我整好30岁了,有个儿子未满两周岁。

    这一年的最后24小时回望这一年,已为人母的我突然发现,原来儿子的成长变化早已成为生活的叙事主线。

    我是家里的老二,上有一个长我两岁的姐姐,本该像金智英一样也有个弟弟,但上世纪九十年代正逢计划生育政策最严时期,再加上父亲有公务在身,我本人都算超生,想要老三更无可能。

    我的老家在晋南,那里同韩国社会与中国绝大多数地方一样,相当程度地重男轻女。

    父亲这边一家子就有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从小到大,我跟姐姐身陷这种环境,童年没有阴影是不可能的。

    但我比金智英幸运,因为我的父母足够开明。

    他们让我知道,我是个女孩,但任何方面我都不比男孩差。

    毕业后结婚生子,偶尔也会感觉生活一地鸡毛,但更多的是踏实笃定的小幸福。

    作为一个女性,一路走来,像金智英一样,整个社会环境的性别歧视我也真切经历过。

    尤其是在职场,能力、业绩、学历都靠后,任何贬低女性的蹩脚理由都能被说得冠冕堂皇。

    所以特别理解金智英。

    理解她在来自家庭与社会的性别歧视洪流中,如何一步步失去了自我。

    《82年生的金智英》实在不像小说,它以纪实的叙事方式聚焦当代女性生存困境,更多指向社会环境强制女性身份转换,而女性又不能很好完成这一转换后给自己带来的来自四面八方的伤害。

    直到小说结尾,金智英身陷的困境并没有实质改变,生活仍在继续。

    有人说每个女人看《82年生的金智英》都能看到自己,继而想到自己的童年成长,自己的求学工作,自己的婚姻家庭。

    我更愿意将它看做一面镜子,然后成就更好的我,就像本书作者赵南柱对媒体表示:“希望每一个女性都可以在一个无关性别的条件下成为自己最想成为的样子,那就是最好的样子。”

    我是在哄儿子睡着以后的深夜断断续续看完《82年生的金智英》的,看的中途常常想到韩剧《迷雾》。

    《迷雾》剧情已记不太清,但女主的人物塑造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应该说《迷雾》吸引我的不是它的悬疑反转与感人爱情,而是中年女主高慧兰作为一个职场女性,坚守底线,坚持梦想,懂得为自己争取与厮杀的聪明。

    高慧兰的过去、现在、未来同样荆棘遍布,困境丛生,但她从不低头,就像剧中她说的:“活到现在,这种绝境我经历了好几次,穷途末路无法退后,我从来没有逃跑或是躲避过,从来都是正面突破。”

   

    有人说《迷雾》女主过于玛丽苏,现实中不存在如此幸运的女性。谁说不是呢,但剧中高慧兰的典型遭遇,现实中女性都会或多或少经历,比如金智英们,比如我,比如你。

   

    生而为女,本就不易,希望金智英们,不要太为难自己,学学高慧兰。(行文仓促,请求谅解。)

    明天就是2020年了,借用习近平主席的新年贺词:让我们只争朝夕,不负韶华。

    PS:《82年生的金智英》概述明天奉上,今天来不及了。

    最后,晚安好梦。





新媒体小编都在用的365微信编辑器;大量样式模板等您解锁;

更多内容请关注------365编辑器内容中心‍

www.365edito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