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和自己和解,从每天一个抽屉开始。



断舍离:和自己和解,从每天一个抽屉开始。


点击上方蓝

字关注~








不期而遇



望君照拂



没错,2019年的十二月底,我最终还是没忍住,买了《断舍离》的三本书。许是工作原因,看的时候总在想这类畅销书的畅销秘诀是什么,也没啥,和大家想的一样,就是洗脑神教。

作为一个重度物役患者,我有收藏癖,可口可乐的罐子、各种糖果饼干铁盒、手作辅料,总觉得这些东西我必须拥有。

作为一个体重日益增长的胖妹,那些s码的衣服,我还是梦想着有一天穿上它们。

 


一个死宅,被困在家里,看哪哪都不顺眼的时候,我觉得我需要捡起这本书重新看一下。虽然用同事的话说,开始断舍离,就别把《断舍离》这套书带回家。

这话说的和豆瓣上的书评一样。

多数人都觉得这本书不太值,包括我。

因为它的中心思想就一句话:

当这个东西你当下用不上,无论是留作纪念还是囤着以防万一都可以舍弃。

这句话里有两个重点,一个是“你”,一个是“当下”。

从所占主体位置上来讲,“你”比物体重要。“这件东西丢掉太可惜了”就是物体占了主体,思想观念应该转为“这件东西我用不上”。

从时间轴上来讲,“当下”最为重要。过去的执念是可以抛弃的,未来的忧虑是可以缓解的,都不是你当下的必需品。

道理这么简单,我也懂,可是还是很难做到啊。而且在大面积的重复重复重复及“开始断舍离,轻松又高级”“开始断舍离,明天迎新生”这样暗搓搓的洗脑案例中,我得出了作者或者翻译者的文笔不太好,说话没重点,存在洗脑的嫌疑这样的结论。

这是我第一次读《断舍离》的感想。起初看的时候打算试着断舍离,看着看着就觉得可以试试,试了一下,工程巨大。

嘻嘻,就放弃吧。

 

第二次读这本书,是2019年的12月份,也就是上个月。每到年末,就会被年初的flag啪啪打脸,年复一年,我仍然乐此不疲地立新的flag。

我其实,总是对无法完成计划的自己失望的。

想要改变的时刻,恰逢当当的读书活动,想了想还是买了一本,打算边看边做。

第二次读,我仍然保持第一次对此书的评价,但注意到了一些适合自己的细节和方法。

 

断舍离有讲到,什么样的人需要断舍离,一是对过去有执念的人,二是逃避现实的人,三是担忧未来的人。

其实大部分人包括我,大概都是这三类人的混合体,只不过每个人的偏重不同。从前年双十一买的抽纸用到去年的双十一都没用完后,我就不再囤积这类东西了。但是有两样东西我还是无法放弃。

一是:口红;二是:洗发水和沐浴露。

口红是因为总觉得有更好看的颜色,有了特价活动,这只太便宜了,这只我必须拥有而统统搬回家,但是我自己是知道的,我适合的色系,不过只有两类。不过口红这件事,在我拆了两只新的发现我自己也分不出它们的不同后,我终于克制住了自己。

洗发水和沐浴露,很难,总想尝试新的味道,和我本身的猎奇心理相关,比如说新出的饮料口味,比如说新出的薯片或者饼干的口味。

这两样东西,听起来的理由好像和这三类人都不相同,但实质,它们对我的执念,是这三类人的结合体,它叫做:我想要的太多了。

虽然全书的废话极多,又总在重复,但仔细去看,是可以找到一些实用的方法和道理的,在开始着手断舍离后,我好像真的感受到了一点点的变化,也有了一点点的感悟和心得。

 

不是因为断舍离我才改变现状,是我想要改变才开始断舍离。

我是一个可怕的重度物役患者。物役:意思是为外界事物所役使。我更像从字面意思来解释,被物品所拖累。

那些我收藏的盒子、书籍、笔记本包括可乐罐子,是我无法断掉执念的过去,那些对手工辅料及口红的囤积是我对未来的占用,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有一天用得到。

而我开始厌恶我的房子,是我对现实的逃避。

我迫切地需要改变当下,不是因为断舍离我才改变现状,是我想要改变才开始断舍离。

记录到这里,我有一点小得意,我用了断舍离“我才是主体”的理论打破了它的洗脑包“断舍离可以重获新生”。

 

从一个抽屉开始。

断舍离是很难一次成功的,我想大部分人都有过这样的想法,我今天要把整个房间全部收拾一下。

但当你欣欣然打算用一整天来做这件事时,可能在一个小时后就放弃了。

你有想过收拾一个抽屉需要多长时间吗?十五分钟?

收拾的时候,我没有想过,只一个抽屉就有那么多杂物。当我把所有的物品都捞出来,光重新思考这些东西我需不需要,是要留下,或是送人还是直接丢弃,可能就已经超过了我预期的十五分钟,更别提看到什么莫名其妙的收藏物件陷入回忆和把玩之中了。

这也是我之前断舍离总是不成功的原因。

书上有提到这一点,就是想大刀阔斧地大干一场,是很难的。

世间所有的事其实都是这样,想推翻全部的自己是很难成功的,但你可以从一件小事开始。那么断舍离也可以如此,从收拾钱包里的废弃票据和过期优惠卡开始,从最常用的抽屉开始。

我不需要一整天的时间,也不需要从明天开始这样的仪式感,改变,从随手捞开茶几的一个抽屉开始,就可以了。

 

不是所有的过去都需要抛弃。

在开始断舍离的这两周里,我逐渐扔掉了之前囤积的旧稿纸,是我打算练字和背单词用的,天了噜,那可是我刚毕业的时候搬回家的。而我从来都没用过。

还扔掉了一部分的铁盒子,它们有的掉漆了,变形了,没遇到水不知为何也生锈了。我为了得到它们,吃掉了很多又难吃又发胖的糖果和饼干,现在它们占据着我的抽屉,碳水变成了我身上的赘肉,但我还是不舍得丢弃它们。

或者说,有那么一部分,我还是不舍得,我还是觉得它们好看。

但是我也明白:它们永远不会当一个完美的储物盒,因为你会因为看不见里面是什么,而真的忘记里面是什么,然后十年也不会用到里面的东西。

盒子和盒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是薛定谔的“应该扔掉”。

还送走了我的最后一批毛线。

没错,在开始玩布之前,我是玩毛线的。这一批是我送走的第三批了。里面有我雄心壮志原本设想自己会钩的毯子材料包,也有因为好看觉得总有一天会用上的毛线,也有双十一活动因为便宜囤积的毛线。

非常悲伤的是,我仍然没有全部扔掉,最喜欢的渐变线,我还是留下了。

那些我和我的塑料姐妹们的交换日记和旧的手账本,我虽然没有勇气打开,但是我也没舍得扔掉。

如果换做以前,我可能又会陷入嫌弃自我的沼泽中。

因为我又没有扔掉那些按照“断舍离”理论来讲就应该扔掉的东西。

令人宽慰的是,还好这是一种误区。

没有谁能一天就游过大海,也没有谁能一天就翻过高山,不是吗?

那我为什么要因为自己没有一下子变成超人就自我嫌弃呢?

退一万步讲,扔掉所有的回忆,难道不是另一种执念吗?

人哪有那么功利,所有不需要的就扔掉呢?

 

 

改变自我,不是否认自己,是为了变得更好。

前面也说了,我这次开始断舍离,还是因为想要改变。

因为我非常讨厌自己,甚至有了更可怕的倾向:我觉得可能所有人都不喜欢我。

如果说之前只是自我嫌弃,那么现在我已经到达了一种自我否定的境界了。

我必须,要和自己和解。

 

自暴自弃,很长一段时间都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其实直到现在,这个词也经常出现。

所以我2020年的第一面flag,是想和自己和解。

就算我没有过人的才能,不是出众的人物,但是做一个普通人,是我自卑的理由吗?

我没有办法变成很厉害的人,就应该去嫌弃自己吗?

“断舍离”告诉我最重要的是,不是我和当下,是一点点。

断舍离可以从一个钱包开始,我的改变也可以从五分钟开始。

 

我是个普通人,又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我没必要否认自己。

我想成为更好的自己,是人之常情,也是我能做到的改变,只要我不再妄想一夜变成超人就好,不是吗?

改变这件事,不意味着过去的自己不值一提,只是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而已。

那么如果最后,我还是做不到断舍离会怎么样呢?没什么,也不过是这种生活方式不适合自己而已。









新媒体小编都在用的365微信编辑器;大量样式模板等您解锁;

更多内容请关注------365编辑器内容中心‍

www.365editor.com


上一篇 猫是真正的食肉动物 下一篇 和你最爱的人过一次圣诞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