躯体的追求和心灵的逃离 ——读纪富强《逃马》有感



本文约1300字 读完需8分钟‍



躯体的追求和心灵的逃离


——读纪富强《逃马》有感


前不久,在从浙江老家返回山东的时候,在火车站的站内书店里看到了《逃马》这本书,作者是山东作家纪富强。


我是知道纪富强这个人的,他的小说有很强的个人特色,他的立意是鲜明而深刻的,他的语言是灵动而持重的,他的思想是纯粹而叛逆的。


这是一部小说集,《逃马》既为书名,也是首篇作品的标题。


如果单从故事架构上来说,《逃马》并不能用我们常说的“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来描述,它的所有情节就是发生在火车上的两个小时。


正所谓“一沙一世界”,宇宙再大,但宇宙的本身又或许便只是一粒沙,因为宇宙之外,必定是更加浩渺的无限空间;而一粒沙,体积虽小,当你把视线无限缩小,一粒沙便是一个宇宙。


所以我通常认为,能够把一粒沙剖析出宇宙的繁杂与深邃的作家,才是一个真正优秀的作家。毫无疑问,纪富强便是这样的一个优秀作家。


《逃马》的情节非常简单:一个名叫司马楸的警察离开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北京女士,便想要离开这个熟悉但令人厌恶的小城去北京生活,因为没有买到直达车票,他就买了短途票,打算上火车再补票,不过他上了火车后却选择了逃票,在逃票过程中又认识了另一个同样逃票的名叫“马蓉”的女性(我猜她和宝强哥哥应该没什么关系),在一个多小时的聊天里,两人很快相知相交甚至还有过瞬间的动情,然而下车后,那个号称“女强人”实为妓女的“马蓉”却突然消失了,只留下司马楸站在拥挤的台阶上,“上也上不来,下也下不去”……


在《逃马》里,“逃”字始终贯穿全文,逃出不幸福的婚姻,逃出令人窒息的小城,逃过查票的检票员,结尾那个客串般出现的女主又来了一场悄无声息的逃离,最后“司马楸”想要逃出这段梦境一般的偶遇,却发现自己被裹挟在现实的人流里,上下不了,进退不得。


有的读者可能会好奇甚至会质疑:一个警察为什么会选择逃票?从德州补票到北京,需要多少钱?这不现实吧!


凡是问这个话的,都是没有理解小说中所暗藏的深意:


事实上,每个工作或身份都有其相应的压力与危机,都可能会有不幸福的婚姻,都可能会有不想要的工作,都可能会产生想要消失在自己熟悉的人脉里的冲动,都可能会有想要淹没进人海里的放纵……


对一个有思想的人来说,任何一种生活都可能是一只枯燥得令人窒息的牢笼。


“司马楸”逃的不是票,而是通过逃票实现内心的逃离,放纵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往往象征着内心的一种放飞,一种挣脱于困笼的激情和愉悦的放飞。


金庸笔下的任我行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逃马》充份体现了这一点,每一段未来都是不确定的,每一份眼见都未必是真的,你往哪儿逃?


你所面临的善良可能正在承受着非议,你所抛弃的过往可能才是不可复再的归依。追求是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但何尝不是对过往与荒芜的恐惧——


一只冲着猎物狂奔而去的狮子,它的眼里全是杀意,但心里却是对饥饿与死亡的恐惧。


猎杀的本身,就是一种惶恐;追求的本身,就是一种逃离。


当你在梦醒时站在人头攒动的街头,你以为你正被一群忙碌追求梦想的人所包围,或许你不过是被一群在惶恐中逃离现实的人所裹挟。


我们每个人,或许都是这样子,看上去有一尊勇于追求的躯体,但同时也有一颗充满怯意的逃离的内心。


这,或许便是《逃马》一书给人的启迪。


它帮你看清自我,辨析自我,决断自我,就像最后在台阶上驻足的司马楸,他的停滞实则是一种反思,他的恍然实则意味着他开始对自己有了更加清醒的认知。


陈亦权






陈亦权

美文作家 杂文作家

浙江金华人,现居山东淄博沂源,职业作家,签约于美国心灵鸡汤出版社以及《读者》《青年文摘》等众多知名期刊,近百篇作品选用于国内各地中小学语文试卷及中高考语文试卷阅读与理解题,数百万字作品选用国内各出版社系列丛书,多篇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在欧美流传。

有事联系个人请加微信号:zgcyq001











陈亦权杂谈
倾听最深刻的声音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新媒体小编都在用的365微信编辑器;大量样式模板等您解锁;

更多内容请关注------365编辑器内容中心‍

www.365editor.com


上一篇 别嘲笑戒烟失败的人,因为戒烟真的很难。 下一篇 每一个人都在熬夜和睡觉间挣扎丨我们为什么熬夜?